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順德讀書時光 > 本土原創 >
精彩專題,一覽無窮

熱門查看

順德論壇

順德博客

西江千戶苗寨——藏在大山深處的畫卷



 文章原名:藏在大山深處的畫卷


  發源于云南馬雄山的西江,是珠江網狀水系的主干流。不過,我說的不是此西江,而是貴州凱里市的西江千戶苗寨。


  苗寨建筑群坐落在雷山縣東北部雷公山麓,中國最大、世界無雙的天下第一苗寨,有“中國苗都”、“苗疆圣地”美譽,故有“天下西江”之稱謂。


  “西江”不因江河而名,而應從約五千年前的爭奪戰說起。那時,生活在黃河中下游的原住民九黎部落,與東進南下的黃帝部落發生沖突,經過長時間戰爭,以蚩尤為首的九黎部落在涿鹿被黃帝、炎帝等部落聯軍擊敗,蚩尤被擒殺,大部分九寨蚩尤部落的遺民被逼開始第一次大遷徙,在洞庭湖和鄱陽湖之濱建立“三苗國”,后又遭到堯、舜多次征剿,苗族先民再次向西南和西北地區逃亡。戰國時期,秦滅楚,部分苗民長途跋涉西遷,進入武陵山區形成著名的“武陵蠻”,公無47年,漢王朝大軍征剿“武陵蠻”,苗民再次離鄉別井,進入黔東北和溯都柳江而上,到達現今貴州的溶江、雷山、臺江、施秉等地。苗人在數次大遷徙中分化成許多分支,西氏族到達西江的年代約在六百多年前,那里已居住著苗族“賞”氏族,故此,西江地名中的“西”指西氏族,“江”通“討”,即西江是西氏族向賞氏族討來的地方。其后,又陸續有其他苗族分支遷入,形成以西氏族為主體的苗族融合體。西江有上千年歷史,當地苗民與先祖蚩尤一脈相繼,是樹高十丈也離不開根的寫照。


  “我們離開了渾水(黃河),我們告別了家鄉,天天在奔跑,日日在游蕩。哪里才能生存啊,哪里是落腳的地方?”這是滴著血的心淌出幽怨的歌聲。失民生者政亡,失自然者族滅,縱觀中華上下五千年,苗人是大漢族主義的犧牲者,曾經在濃濃的陰云下,蕭蕭的寒風里,他們別離了故土沉淪的大地,忍受著烽火灸身的傷痛,魔難飽嘗,穿越歲月的迷茫避禍至大山深處。山,沉穩而厚重,迤邐、連綿,盡管荒瘠,但水土留得住人,于是,苗民將大把山歌丟在梯田里,浮躁世風擠不進去,淡然面對世事不為時代同構。心安處,即吾鄉啊!


  山腳下的村寨口,迎面是苗族特有的迎賓儀式,一長串縱向方桌設在廣場,擺有酒瓶、酒碗、牛角杯,方桌牌子上書笫×道:善良酒;笫×道:誠實酒……十二道隆重的攔路酒大抵道盡了苗人的品格。桌邊站一兩名苗家姑娘迎客,她們身穿色彩絢麗繡有民族圖案的衣裙,頭戴銀制帽子,頸掛銀項圈,胸垂鑄有圖案的特大銀鎖,微笑著為客人敬上自釀的大碗甜酒,或用系有紅繩的牛角杯敬酒,牛角杯僅用一次客人可以帶走,我帶回兩只收藏,還與她們合照留念。那些質樸的少女婀娜嬌俏,行不動裙笑不露齒,只有一抹微醉似的笑顏,一位與我同車到達的深圳小伙,許是害羞滴酒不沾,苗家姑娘可不依,攔住他唱起霸氣的祝酒歌:“你喜歡也要喝,你不喜歡也要喝,管你喜歡不喜歡,你都要喝……”這就顯示出苗家姑娘潑辣的另一面了。


  西江苗寨為典型河流谷地,白水河穿寨而過,六座風雨廊橋串接起群族而居的兩岸生活。沿河岸坐電瓶車,或由白水河引領徒步兩公里進入主街,抬眼所見,十余個自然村落所有房舍都建在多座山崗相連成片,順山勢直至山頂,像極了云端的梵宮,而且高低層次分明,木板樓房呈暗紅色,一面山就是一幅懸掛招展的云錦華緞,多維度的壯觀畫面給我的感覺只有兩個字:震撼!我曾越過千山,跨過萬水,其規模其宏偉的建筑群為如今所僅見。據稱,全村現有一千二百多戶,五千四百多人,人稱“千戶苗寨”。主街的建筑物保留著苗家風格,大多改成店鋪,售賣苗家各種特產和首飾,游客中的美眉尤愛苗繡和苗銀,苗繡講求對稱,以繁復艷麗為美,用色鮮艷奪目,那些繡有山水人物和花草動物的苗繡,是苗人先祖遷徙歷史的記錄,是一部關于先民歷史的人體文化史書,人稱“穿在身上的無字史書”,再配上雕工精美的苗銀,一襲苗繡更添光彩身價百倍,都說苗民“嗜銀”,喜歡將全部積蓄換成銀飾裝扮女人,女人走到哪就把家產帶到那。苗族青年男女,往往成了餐廳或賓館的迎客接待員,他們在大門外身穿民族盛裝吸引游客,帥哥吹蘆笙,美女深畫淺描張口就唱,不失為生動的活廣告,當鼓起笙落歌之嘯之,切切奏出了心靈的婉轉。“飯養身,歌養心,不會唱歌難做人”,苗民唱歌不需要理由,如此觀念成了苗人世代相傳的文化習俗。


  主街許多巷道都是通往各個苗寨的路,村寨被楓香、青松和杉樹環繞。苗族民居以木質吊腳樓為主,穿斗式歇山頂結構,分斜坡(半干欄式)或平地(干欄式)吊腳樓兩大類,底座用青石或卵石壘砌,底層存放生產工具和關養禽畜。木樓前左右板壁上刻有各類花鳥圖案,門窗用小木條裝飾成花邊,上樓察看,第二層是家庭生活空間,有廳堂、臥室和廚房,外側置長廊木椅,人稱“美人靠”,用于乘涼、刺繡和休息,苗語叫“階息”,第三層存放谷物飼料等雜物。房子的框架柱柱相連枋枋相接梁梁相扣,使依山而建的民居能屹立于斜坡陡坎。貴州多山地,那一點點平地都用作種植以維系種族生存,干欄式建筑風格的吊腳樓,又能有效規避水汽瘴癘、沙蚤蛇類的侵擾。中國式建筑有六大流派:皖派、閩派、京派、蘇派、晉派和川派,川派最具民族特色,流行于四川、云南、貴州、湖南等地,其中融合了多民族智慧的干欄式吊腳樓,依山靠河而建,一榫一卯之間,一轉一折之際,都凝聚著匠人文化的精粹,成了巴楚文化的活化石。西江苗寨吊腳樓源于上古的南方干欄式建筑,運用長方形、三角形、菱形等多重結構組合,構成三維空間的網狀體系,與周邊田園風光和綠水青山融匯一體,再現了中華上古民居的式樣。


  是日霧也消,云也散,清暉朗照,是難得的好天氣。翻坡越坎自有曲徑帶我通幽,尋覓著一窩窩古舊的腳印,那是凝固的永恒,吊腳樓流年有痕,安之若素,帶著滄桑的斑駁刻錄下遺存的記憶,守住了寂寞守住了鄉音。苗家樂不時飄出千年不醉陳釀的酒香,還有大碗的腌臘肉、大條的煙熏魚和大碗的酸魚湯挑起食欲。環顧周遭,謝枝的老樹有風磨不化的故事嗎?還有狐仙山鬼的傳聞嗎?老爺爺仍在敘說從前的從前,把千年密碼揭秘嗎?山隨水轉,隨水觀山,往復來兮,往復成昔,不必細數流年,飄零的史冊仍在風中搖曳,我只想獨品一闋生活的原味,把一整天光陰從步履中晃過,以藝術的眼光去觀察豐富自己對現實的認知,從而獲得內心的寧靜和歡喜。


  “看西江知天下苗寨”,在長期的生活沉淀中,西江形成并保存了自己獨特的體系,是保存苗族原始生態文化最完整的地方,由此折射出悠遠的時光。歷史學家把苗族和猶太族,同稱兩個苦難深重而又不屈的民族,但猶太人只有一千多年的苦難史,苗人卻經歷了整整五千年,而且幾度走到亡族滅種邊緣!如此看來,西江苗人繼承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苦難!千古事已遠,如今西江已被打造成著名游覽區,成了探索鄉村建設復興鄉村的典范,但現代文明與古代文明的交融和沖突中,應如何守護自己的精神家園?但愿,西江苗寨水常綠,花永紅,過往與未來,皆在現在!


  羈旅奔赴,沒有一次相遇不是為了作別,即使走不出濃濃的眷戀。在主街出入口豎起的一塊灰黑色巖石上,題有著名學者余秋雨先生對西江的點評:這里用美麗回答一切!


文章|順德城市網網友“  周鐵株”

圖片|順德城市網

編輯|藍薔薇


順德城市網首頁
分享到: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上一篇:多想有個時光機,讓我可以重新擁抱童年
下一篇:沒有了 >
網友評論
知識產權聲明

順德城市網(www.qhlurq.tw)相關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音頻、視頻資料及頁面設計、編排、軟件等)的版權和/或其他相關知識產權,均受中國法律和/或相關國際公約中有關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和/或其他知識產權法律的保護,屬順德城市網和/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擁有。

除非中國法律另有規定,未經順德城市網書面許可,對順德城市網擁有版權和/或其他知識產權的任何內容,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順德城市網所屬服務器上做鏡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進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發行、播放、轉載、復制、重制、改動、散布、表演、展示)。

違反上述聲明者,順德城市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順德城市網法律顧問:廣東力創律師事務所 沈密律師

順德城市網法律顧問:廣東力創律師事務所 沈密律師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證):粵ICP備13003604號

粵公網安備 44060602000011號

技術支持:廣東順德容大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3d组六7码遗漏